陕西农民50万租酒庄 冒充军队大院诈骗3400万

陕西农民50万租酒庄 冒充军队大院诈骗3400万

2014-11-25 10:34:50我要投稿 进入论坛 条评论 快快转发到:



只有小学文化的陕西农民张晓全自称“巴特尔中将”,编造出一个工程量以千亿计的“国防工程”,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公司前来参入工程招标,巧立名目骗取巨额资金3400万元。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是一起击鼓传花式的连环诈骗案。张晓全的同伙张杰曾经卷入一起烟台港工程诈骗案,被骗取300万元保证金。不甘心被骗的张杰延续前一骗局,和张晓全策划出更大胆的“海防教育基地”工程骗局。

警方称,类似骗局在建港工程、建码头工程中十分多见,而且频频有人上当,把骗局传递下去。

“1亿土方工程,看你实在,可以优先给你。”

听到这句话,江苏南通民营建筑企业老板高玉德呼吸急促起来,他努力压抑激动的心情。他知道自己捞到了一条“大鱼”。

许诺将工程分包给高老板的是烟台一位叫张杰的“大校”,他自称正在蓬莱筹建“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有数额超过千亿的国防土石方工程。

高玉德在心中飞快计算,“每立方米造价54元,利润按每立方米1元计算,也有上亿的利润。”尽管他的工程队没能力完成如此庞大的工程,但还是决定“先拿下再说,不能失去机会。”

今年3月20日签完合同,第二天,高玉德就把150万元打到了“海防基地副指挥长”的账户上。自此他一直在等着工程开工。他每过几天就打电话问项目进展,蓬莱指挥部不停安抚他,推了一周又一周。

直到5月,蓬莱的“海防基地指挥部”被警方查封,高玉德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大校”张杰只是一名退伍军人,无业,与另一个农民张晓全一起虚构了“大校”和“中将”的身份,以及这个庞大的军事工程,并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建筑公司参入工程招标,巧立名目骗取巨额资金3400万元。

骗局被拆穿时,办案人员发现,张杰既是本案的行骗者,又是另一起烟台港口项目诈骗案的被骗者,骗局以击鼓传花的方式传递。

设局

突然冒出的部队

吸引高玉德的这个“海防教育基地”项目规模巨大。按照张杰的描述,这是一个“由中央军委批准的国防工程”,土石方数以千亿立方米计,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属于保密工程。“巴特尔中将”在北京担任整个海防项目总指挥,张杰担任“蓬莱前线指挥长”,“国防部副部长”邵存礼也参与此项目。

高玉德并非没有怀疑过这一工程的真伪。“以前从未和军方接触过,他们仅凭几句话就选中我?”

但4月,高玉德参观了蓬莱的“海防教育基地指挥部”,指挥部神秘的军事氛围给他吃了颗“定心丸”,“部队都授权挂牌了,假不了。”

指挥部坐落在蓬莱南王工业区长江东街一个停产的酒庄。酒庄内,醒目的黄色警戒线把一栋三层办公楼和其他地方隔离开。小楼楼顶立着数米高的“听党指挥建设海疆”的红色大字;大楼入口处挂着“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设指挥部”牌匾。

令高玉德印象最深刻的是,两名身穿迷彩服的“战士”守在大门入口处,进门需要登记。

11月17日中午,新京报记者来到了这个酒庄。酒庄老板张先生说,3月初,两名便装男子突然找到他,提出要租办公楼,“对方说,他们手头有一项‘国防工程’,急着筹建临时指挥部。”

当时张先生仍在此处办公楼办公,来者急促地催他签租房合同,“钱不是问题。”当天,来者签了租房合同,每年租金50万,租期5年,先交付50万租金。

两天后,10多名穿着迷彩服的工作人员进驻办公楼。他们把陈旧的办公楼装饰一新,会客厅配置高档真皮沙发、茶几,一楼大厅内竖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牌匾,大厅左边整面墙挂着毛泽东“沁园春·雪”诗词草书,大厅右边整面墙挂着“旭日东升”国画。指挥长办公室内摆放着毛主席等领导人头像,办公桌两侧分别挂着国旗、党旗。

据警方透露,装修前,张杰团伙专门派了2名工作人员到部队考察,仿照部队风格装修。

张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办公楼前挂着“中国国防战略战备”的牌匾,一名孙姓负责人告诉他:“这是‘国防部’批准的部队工程,我们手头有‘国防部’批文。”

酒庄工作人员说,租办公楼的人要求外人不得跨过黄色警戒线,她经常见到穿迷彩服的人进出办公楼,也常有外地车牌的车停在楼下,“神神秘秘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蓬莱警方在三四月间走访时也注意到这支“突然冒出的部队”,民警到发改委、武装部询问,得到的答复是“这个指挥部、单位编制、人员编制都不存在。”

套牢

任意指空地当工地

邀请高玉德参观这栋神秘办公楼的,是“海防教育基地副指挥长”陈光(化名),他也是指挥部常驻蓬莱的负责人。

今年3月,高玉德签约时,甲方是陈光代表的中百利呈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文称中百利呈)。

陈光给高玉德出示了三份盖有“国防战略战备基金筹委会”红章的文件,文件的大致内容是:决定在烟台筹建“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指挥部”;任命张杰为指挥部总指挥长,陈光等5位为副指挥长;授权中百利呈作为“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指挥部”的平台公司,具有对外发放工程的资质。

高玉德告诉新京报记者,他看到部队红头文件,中百利呈又是在业内有一定名气的建筑公司,他相信这个工程是真的。签约第二天,就把150万元定金打到陈光指定的账户上。

警方告诉新京报记者,中百利呈于2013年底被虚构的“中国战略战备基金委员会”授权为该筹备处“国防工程”的平台公司,作为军方收购的企业对外分包工程。

根据合同约定,在海防教育工程项目正式公布后,高玉德还将支付850万保证金。高玉德筹划着,等正式文件发布后,他要拉朋友一起做这个工程。“我一个人也做不起这么大的工程。”

和高玉德同样等待开工的建筑商不少。张晓全、张杰等人从2013年9月开始四处推广这一项目,湖南攸县的建筑商宋茂林去年底就把钱汇入陈光的账户。

张杰等人的骗术是通过朋友串联在全国做宣传,以签订“国防海防建设工程合同”的名义收取施工单位保证金。他们千方百计骗客户签合同,见钱就收,10万、20万、50万、100万的都收。

为了套牢客户,张杰及其手下会带客户参观神秘的蓬莱指挥部,还会考察工程项目地,但其实就是在海港边任意指一块空地。客户催促,他们会故作神秘地说,这是部队保密工程,暂时不能对外公布,要有耐心等。客户再催促,他们也会威胁,如果对我们没有信心,就退出。

在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视频资料中,张杰穿着没配军衔的军服给建筑商们鼓劲,“等我们的项目正式公布了,每个单位的一把手的车一律挂军牌,我们自己建部队的联勤加油站。”

张杰还不断催促建筑商们交保证金:“参加国防项目,一定要作风硬,你们一定要记住明天下午四点前,把保证金交到指挥部,不交的,就排除在名单外。”

案发

保密费牵出诈骗案

46岁的山东临沂苗圃公司老板孙四海是另一个以为“捞到大鱼”的人。

今年5月,通过人引荐,孙四海在北京认识了“国家保密局局长”陈飞、“中央党校处长”韩如意等人。

身着军装、派头十足的陈局长告诉孙四海,国防基金会的巴特尔中将,正在蓬莱筹建海防教育基地,有数额过千亿的土石方工程。

“陈局长说,看我是实干的人,可以帮我引荐1亿土石方的工程。”孙四海告诉新京报记者,他还给了陈局长10万元好处费。

5月15日,陈飞等人带着发财心切的孙四海来到蓬莱,见到了海防基地副指挥长陈光。陈光向孙四海出示印着“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基金筹委会”抬头的红头文件。

陈光告诉孙四海,“我们这是军队‘国防工程’,目前还没有对外公布,处在保密阶段,签合同前要先交20万保密费,签合同后还要支付200万押金”。

孙四海当时只有15万元,他向临沂的哥哥借钱。孙的哥哥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认为孙没有做大工程的资质,交点好处费就能承包到大工程,肯定有问题。

5月17日,孙四海哥哥向蓬莱经侦大队报警,蓬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吕海警官介绍,此前他们就接到数起针对海防教育基地涉嫌诈骗的报警。

5月19日,50多名蓬莱公安突袭位于南王工业园的“海防教育基地指挥部”,拘留了14名穿假军装的人。办案民警董警官介绍,他们到达指挥部时,穿迷彩服的门岗挡住不让他们进:“这里是部队重地,外人不得闯入。”民警出示身份,强行突破。

警官吕海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审讯初期,被拘留的人并不配合,一名叫孙芳的女员工说:“我们是部队工作人员,你们公安抓错人了,用不了多久,中央军委的同志就会来‘搭救’我们。”

不久,指挥部负责人“巴特尔将军”、张杰“大校”等均被刑拘,底层工作人员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据孙芳供述,张杰发给他们军装,平时对他们进行军事化管理,所有人均要接受保密教育,不仅对海防工程不能进行打听,而且互相之间也不能随便交流。每周,要进行群众路线教育学习,记笔记,谈心得。张杰还承诺,“将来海防基地工程开工后,工作人员都转成正式军职,隶属国防部。”

据警方调查,半年时间内,共有19家公司被海防教育基地项目骗走3400万元。这19家公司都是外地公司,分别来自江苏、天津、西安、陕西、湖南等地,“本地人一打听就能知道底细,很难上当。”吕海警官说。

主谋

冒牌大校、中将和部长

2014年8月,蓬莱警方在北京将主要犯罪嫌疑人“大校”张杰、“巴特尔将军”张晓全、“国防部邵部长”邵存礼抓获。

据警方调查,张晓全是这起骗局的主要策划者,并负责起草文件;张杰担任蓬莱前线指挥部总负责人,具体操作骗局;邵存礼负责伪造文件。

在“巴特尔将军”对外界的描述中,“海防教育基地”共有6个,都坐落在海岸线上,北起辽宁抚顺,南至广西北海。教育基地是一套组合产品,包括兵器博物馆、培训中心、靶场、部队医院等。

2013年9月,“巴特尔将军”张晓全构思完蓝图,把第一座“海防教育基地”选在蓬莱,并派张杰“大校”到前线指挥部坐镇指挥。

“巴特尔将军”被警方抓获前对外宣称是“中央军委中将”,父母是高干,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立下卓越战功。

据警方调查,“巴特尔将军”真名张晓全,是陕西渭南一个农民,小学文化,曾在2008年假冒军人身份诈骗被甘肃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国防部邵部长”邵存礼,是山东兖州农民,小学文化,擅长于拉关系,伪造文件。“大校”张杰曾经当过兵,上世纪90年代转业后成为无业游民,生活潦倒,被捕前住在北京一地下室里,警察在地下室出租房内,发现大量伪造的军服、勋章。

据张杰交代,他和张晓全于2012年前后在北京认识,经常一起吃饭喝茶,“认识巴特尔时,大家都叫他‘首长’,我没怀疑过,平常见面称呼他‘首长’。”张杰的大校军服就是巴特尔从北京某部队后勤商店买给他的。

即使被抓后,张杰、张晓全、邵存礼均不承认这是个骗局,仅承认伪造军人身份。

邵存礼说,“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项目,一直在等待中央政府批准,暂时没获得批准,并不代表它是假的。”

张杰说,他“完全按照巴特尔的指令执行,没有怀疑过项目的真实性。”当记者问他,为何伪造军人身份,他支吾很久,“这个问题不好说。”

警官吕海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在北京办案暗访时发现,这群骗子有自己的圈子,“一群专门拉关系的人,坐在万寿路某宾馆茶座里,都说手上有大工程,并互相吹捧。”

骗来的3400万元现金,除了买车、装修、日常开支外,其中1600万元被汇入张晓全账户,1000万元被汇入邵存礼的账户。

今年11月1日,蓬莱警方将涉案的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巴特尔中将”张晓全、“邵部长”邵存礼、“大校”张杰向蓬莱市检察院移送起诉。

连环案

被骗者变身行骗者

新京报记者在调查发现,张杰曾经是另一起烟台西港工程诈骗案的受害者。他们被骗后不但不报案,反而抄袭乃至包装、升级骗局,策划出更大胆的海防基地工程骗局。

2014年1月,以高天生为首的一个诈骗团伙被警方抓获。经调查,高天生以烟台宏鑫港口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称宏鑫公司)为平台,伪造政府文件,对外宣称自己承包烟台西岗区大型改扩建工程,总投资8760亿元。

自2010年起,高天生伪造文件,向外承包土石方合同。他“非常大手笔”,一个合同以一亿立方米起,只要交保证金,就可以签合同。截至2014年1月被抓,高天生共骗取9家公司1000余万元。

高天生分包的西港区土石方工程的消息一度传播很广,各地都有工程公司前来,试图分一杯羹。

据张杰供述,他和高天生在2012年认识,听到消息也想分包部分工程。2013年张杰和高天生签订承包合同,张杰和朋友李某共出资300万作为合同定金。

2013年,高天生把公司从济南迁到烟台,在5月27日举行的开业典礼上,张杰身穿军装参与了庆祝仪式。记者获得的一份视频资料显示,张杰向高天生赠送了花篮,花篮条幅的署名是“中央军委巴将军”和“邵部长”。

2013年8月,烟台市西港区承建方、中交第三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在《烟台日报》发布“郑重声明”称,烟台宏鑫港口建设有限公司未取得“烟台西港扩建工程”分包授权。

据张杰供述,他在那时发现上当了,他和张晓全商量,决定和高天生划清界限,把高天生的骗局包装升级成海防建设工程,向外承包土石方工程收取定金。

“‘巴特尔中将’告诉我,不要跟高天生做了,我们重新做一个‘海防基地’项目。”张杰供述,张晓全2年前就开始酝酿做“国防基金委员会”项目,2013年9月,张晓全从高天生建港项目中找到灵感,决定通过在蓬莱建设“国防海防教育基地”落实“国防基金委员会”设想,并派张杰到蓬莱做前线指挥长,张晓全在幕后操控整个项目。

记者调查发现,张晓全、张杰的海防工程项目和高天生的西港区码头扩建项目存在大量重合之处。张晓全在海防项目申报材料计划书中写明“在宏鑫公司的启发下”,策划了该项目。

记者调查发现,海防基地指挥部“领导层”多数曾参与高天生的项目,张杰拉拢宏鑫公司副总经理罗某耀加入“海防基地指挥部”担任副指挥长。而另一个受骗者李某也被张杰拉拢担任指挥部副指挥长。

张杰还趁高天生管理混乱,把高天生的客户拉拢成自己的客户。警方调查发现,有数家单位和高天生签订合同,最后却把钱汇入张杰指定的账户。

湖南攸县某建筑公司老板宋茂林告诉新京报记者,去年9月,他在烟台考察高天生项目过程中,认识了与张杰关系密切的人,被拉到张杰的海防项目中,交了200万合同保证金。

从被骗者到行骗者,张杰一伙被高天生骗取了300万元,却延续高天生的骗局骗取3400万。

■警方释疑

为何不报案?

从被骗者到行骗者,张晓全、张杰并非孤例。警察在调查中发现,好几家被骗公司,到后来明知道这是骗局,被骗的公司老板并不报警,而是将骗局“击鼓传花”,转包骗取保证金。

据烟台公安局开发区分局经侦大队大队长陈天胜介绍,今年7月开发区经侦大队破获了一起诈骗案,犯罪嫌疑人孙某被高天生骗了180万保证金,转身把高天生的项目包装成建“航空母舰港”土石方工程,继续骗取保证金,获利270万。

高天生案办案民警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被高天生诈骗的9家公司中,至少有3家公司被人举报再度行骗,最后仅3家公司报案。

更让该民警觉得无奈的是,他通过高天生的账户查到某公司被骗的证据,通知对方配合警方调查,对方却不承认自己被骗,坚持称自己在做合法的大生意。有一家公司负责人甚至说:“我愿意被骗,不要你管。”

蓬莱经侦大队也遇到类似的情况,蓬莱警方查出19家公司3400万诈骗资金,目前只有一半左右的被骗者报案。

陈天胜分析被骗者不愿意报案的原因:有的被骗者又将自己承包的工程分包给其他人,赚到更多保证金,因此不愿意配合警方调查。部分被骗者的“高明之处”在于把自己包装成受害者,声称自己不知道该项目是假的。“没有‘故意’这个主观要件,要指控他们犯有诈骗罪,比较困难。”

陈天胜指出,土石方工程工程量大,技术含量低,只要有车队,或者雇佣车队就能干,拉关系就很重要。因此在建港口、机场等项目的城市,很多搞关系的人聚集起来,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类骗局。实质都是虚构工程,巧立名目骗钱。

警方建议投资企业在交保证金之前,应委托律师通过工商部门,银行摸清对方的主体资格等情况;还要对对方提供的有关文件、材料认真进行核对,防止以工程项目为名行骗。此外,建筑公司要向规划部门咨询工程是否已经审批、向国土资源部门咨询土地使用情况、向规建部门咨询项目招投标情况等,提高防范能力和意识。

新京报记者 萧辉 山东烟台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左下